西安杨森宣布旗下新一代雄激素受体抑制剂安森珂®在华上市

2019/11/27

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今日宣布,旗下新一代雄激素受体抑制剂安森珂®(阿帕他胺片,英文商品名:Erleada®,apalutamide)在中国正式上市,用于治疗有高危转移风险的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成年患者1。此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因安森珂®明显的临床优势授予其“优先审评”资格,并将安森珂®纳入第二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成为中国首个获批用于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的新一代雄激素受体抑制剂。
 
安森珂®作为新一代强效雄激素受体抑制剂,可阻断前列腺癌细胞中的雄激素信号通路,通过三种途径抑制癌细胞的生长,从而推迟远处转移发生时间2。临床研究显示,安森珂®对前列腺癌患者早期治疗和预后的重要指标——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水平3有着显著的控制作用4,它的加速审批和上市满足了前列腺癌的急迫临床需求,为患者提供了全新的治疗选择。
 
过去十年,中国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现已成为中国男性第五大常见癌症5。作为一种雄激素依赖的肿瘤,内分泌治疗是目前除根治手术、放射治疗、化疗之外临床上比较主流的前列腺癌治疗方案。如果前列腺癌患者接受雄激素剥夺疗法(ADT)后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水平上升,可能提示治疗效果下降或失效,患者则有较大概率进入去势抵抗阶段。如不及时干预,近九成的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患者会发生骨转移,导致疼痛、骨折和脊髓压迫6,严重威胁患者生命。虽然近年来前列腺癌的治疗取得了一定进展,但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仍然是一种致命的疾病。
 
相关数据显示,在新型内分泌治疗出现之前,晚期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为3%7,且患者的生存质量会随着疾病进展急剧降低。因此,及时在NM-CRPC阶段进行干预治疗,推迟转移发生,延缓患者进入预后最差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临床阶段,是治疗前列腺癌的关键突破点之一。而安森珂®作为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案,有效地弥补了国内前列腺癌临床治疗的缺口,为患者及其家庭实现更高质量的生活创造了新的契机。
 
“作为泌尿肿瘤领域的深耕者之一,西安杨森始终关注患者在前列腺癌各个阶段的不同需求,并持续地通过加快引入创新药物来改善他们的生存质量。安森珂®是继泽珂®(醋酸阿比特龙片)之后,西安杨森为国内带来的第二个新型前列腺癌治疗药物,它的到来使得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及其家庭再次拥有新的生存希望。”西安杨森总裁Asgar Rangoonwala强调,“我们将继续坚守对中国患者的承诺,与各方机构和行业同仁们通力合作,提升药物可及性,使每一位患者平等地享受医药创新带来的福利。”
 
目前,安森珂®已进入中国,广泛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天津、西安、成都、武汉等城市。
 
 
关于西安杨森
 
在西安杨森,我们致力于创造没有疾病的未来。我们是强生旗下的制药公司,以科学战胜疾病,用智慧扩大准入,让关爱带来希望,使世界各地的人们乐享更美好的明天。
 
在中国,我们聚焦能够带来巨大改变的九大疾病领域:精神病学,神经病学,血液病学,实体瘤,感冒咳嗽及发热/消化,皮肤病学/抗过敏,免疫学,传染病和肺动脉高压。


1.阿帕他胺片说明书(2019)
2.Smith, M.R., Antonarakis, E.S., Ryan, C.J. et al, Phase 2 Study of the Safety and Antitumor Activity of Apalutamide (ARN-509), a Potent Androgen Receptor Antagonist, in the High-risk Non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Cohort,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Urology, 2016
3.Smith MR, et al. Cancer Res 2012; 72(6):1494-503.
4.China Practical Medicine Volume 31, 2014
5.CA Cancer J Clin. 2016 Mar-Apr;66(2):115-32. doi: 10.3322/caac.21338. Epub 2016 Jan 25.
6.Saad F, et al. The 2015 CUA0CUOG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CRPC). Can Urol Assoc J. 2015;9(3-4):90-96.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455631/. Accessed February 2018.
7.Nørgaard M, et al. J Urol 2010; 184 (1): 162-167.